Cyanogen的下一次革命:人人都能用上Cyanogen

大多数人都只会使用手机自带的操作系统,因为这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手机本身就是一个方便人们生活的工具,如果每个人都热衷于给手机安装另外的操作系统的话,那么带来的就不是方便,而是折腾了。无论你的手机是苹果、诺基亚还是三星的,都会有一套内置的操作系统,大部分人都安于现状,直到觉得手机性能似乎已经不能满足自己需要的时候,便再去购买一部更高配置的机器。但是总有些人有不同的想法,今天要说的就是他们,其中,又一个Steve——Steve Kondik开启了这项事业。

大概四年之前,谷歌的Android操作系统问世不久那会,Kondik就开始了与其相关的一些开发,他在Android的基础上修补了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也加入了不少很多人都喜欢的功能,然后再分发——这就是广为人知的Cyanogen,没错,就是那个Cyanogen。目前Cyanogen社区由大批热情的成员支撑,成为了最受欢迎的Android “mod”之一。

听起来,这就是整个成功的故事了,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时间精力或者足够的技术水平来鼓捣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的。而Kondik相信多数人都在或者说都想寻找到一种相对简单的方法来定制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不需要代码层面的改动,无需了解API此类等等。这也是他与伙伴们建立这个公司的一个原因:探索一条将Cyanogen带给大多数人的方法,这里的多数人,指的就是那些平时不懂或是不会去折腾自己手机操作系统(诸如刷机,更改ROM内文件之类)而又对现有功能不满足的人们。“那应该是一种超级简单的方法,简单到每个人都能以自己的需要完成对系统的定制,”Kondik如是说,“就让我们来打破所有的技术障碍吧。”

‘It should be super-easy to get
your phone to work the way you
want it to. Let’s break down
all the barriers.’

— Steve Kondik

现在,随着2300万美元的资金注入,加上前些时候收到的的700万美元投资,硅谷已经开始将赌注压在Cyanogen成为世界上第三大移动操作系统这一可能上了——仅次于苹果的iOS和谷歌的官方版Android OS,这可是个艰巨的任务。不过Cyanogen已经有人开始尝试一些黑莓的Blackberry OS和微软的Windows Phone不能完成的任务了:让Cyanogen可以安装在所有的智能手机上(苹果的iPhone除外)。

这个主意是由现在Cyanogen公司的CEO Kirt McMaster提出来的,通过研发出一种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操作系统,绕过那些手机硬件厂商大佬们,比如三星和已经被谷歌收购的摩托罗拉移动。因为硬件厂商往往不能专注于软件的开发和改良,McMaster为自己的公司争辩“像三星这样的公司不可能即使响应用户的需要,而Cyanogen自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以用户为中心的,这就是社区的力量。”当然,绝大多数软件公司都会声称自己是以用户为中心来展开设计的,不过Cyanogen背后依托开源项目,让用户能够真正地参与到开发中来,提出自己的需求和建设性意见。

即便如此,Cyanogen仍没有听下自己的脚步,为了将他们的OS直接分发给用户,这家公司还采取了与硬件厂商合作的方法,硬件厂商专注于手机硬件的开发和制造,而Cyanogen则专注于软件层面的开发,为手机提供最好的体验。最新的例子就来自中国,OPPO推出的新旗舰N1便是与Cyanogen合作的产物,这是第一款通过谷歌验证的预装Cyanogen的手机。McMaster说中国是一个急需优质OS的市场,因为本土的互联网巨头们都在为争夺移动互联网入口打得头破血流,同时拿出的解决方案却难以抓住用户的心,这样的情况很快也会在其他国家发生。“我们认为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会扩大到全球市场范围。”

早些时候,Cyanogen的一些动作惹怒了谷歌,谷歌向Kondik发出了通牒要求他停止在Cyanogen开源系统中加入Gmail,Google Maps等谷歌专有应用的行为,最终双方闹得有点僵,Kondik却认为谷歌此举只会让Cyanogen项目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最初,围绕谷歌Android项目工作的程序员们对于在Cyanogen这样的纯开源项目中加入非开源应用如Gmail的做法非常不满,但现在McMaster说Cyanogen与谷歌的关系非常稳固,“我们有点像绝地武士,正努力与谷歌一起做一些好事”。

最终,Cyanogen与谷歌的默契得以保持,已经有超过1000万的用户使用CyanogenMod,这些用户使用谷歌服务和阅览应用中的广告可以为谷歌带来利益,说到底,谷歌是一家广告公司,是通过卖广告卖服务来赚钱而不是贩卖Android本身,所以Cyanogen并没有触及到谷歌的底线,反而或多或少为后者培养了一批忠实用户以及不少的优秀开发者。即使Cyanogen超越了那些预装版的Android,谷歌仍能够从这个第三方OS中营利。

现在,McMaster希望富有活力的开源社区和团队能够带来更安全,更具可定制性的系统,以此吸引更多的用户使用Cyanogen,为此,McMaster本人还提出开发一个Cyanogen主题,让Android看起来像iOS的想法(估计被社区大军直接扼杀了)。

正是这种灵活性,加上与众多设备良好的兼容性,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的合伙人Peter Levine认为Cyanogen完全具有开创手机操作系统新市场的优势。“我认为市场上的数字就是最有力的证据,人们希望找到另一种选择,而Cyanogen就给了这样一种选择。” Levine带领他的公司加入了对Cyanogen的投资,所以他现在得到了后者董事会的席位,“我觉得CyanogenMod绝对已经是一个主流产品了。”

一叶

互联网信徒,憧憬未来智能生活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